白白白白白汣

/白汣。/
/努力修炼ing。/
/凹凸坑养老。/

/我永远喜欢安雷酱。/

叫我银子呀。

……偶然看见的。

太可爱了吧。

1 22

曾经,
想成为雷总的女人,
想当安迷修的爱人。

现在,
我只想当安雷的证婚人。

18

【安雷】当我独自一人时

当我独自一人时,我在想什么?

作为一位骑士而言,在下想到的是世间万物。

可能是路边的一朵小花,或许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大概是一位需要帮助的小姐,或者是一次美好的邂逅。

在下依然会思考自己,是否每一举一动都恪守着骑士道,是否勤于练习,是否懒堕怠慢,是否彬彬有礼,是否温和亲切,是否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是否坚守着正义,是否讨伐着邪恶

在下会想起过往的种种人和事,教会在下骑士道的师傅是否安好,在下帮助过的人是否安全,那些处于危险中的人身在何方,在下的母星是否安定,我的朋友是否如旧,在下来到过的地方是否保持着原本的模样,在下遇见过的人是否幸福快乐。

作为骑士,在下将思考这些事当做是理所当然...

9

【段子】关于一颗糖

/多cp,见tag,注意避雷/
/校园pa的段子/

金得到了一颗糖。
是路过的一个学姐送给他的。
以金的幸运值来说,这样突然得到别人的礼物并不算什么。
棒棒糖的包装袋是蓝色的,金暗暗猜想这颗糖是什么口味的。
当他正要撕开包装时,金感受到了一股奇异又熟悉的目光。
金抬头看见了格瑞阴沉的眼神。
金浑身抖了一下,他心里暗道,“不妙!”
这时他回想起了自己前几天吃太多的甜食闹得牙疼,半夜求格瑞带他去看了牙医的事。
金当然还记得自己信誓旦旦地对格瑞说这几天再也不吃甜食的承诺。
差点就打脸了。
不过还好,有挽救的机会。
金急急忙忙把糖塞给了一直在身边安静的紫堂幻。

紫堂幻看着屁颠屁颠跑过去向格瑞那邀功似的的金,再看看手中的糖...

6 174

【露普】一些日常巴拉巴拉

/异色雪兔/

/他们怎么那么可爱prpr/

1.

尼可拉斯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模模糊糊地看见了暖黄色的灯光和黑色的发丝。揉着惺忪的眼睛坐起来,挤出一滴眼泪才清楚地看到面前的人,有些惊讶地开口。

嗯?维克多。

他血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不是出了什么错。只是平时的衣服而已啊,抬头看着他有些茫然道。

怎么了?

没怎么。

一只手扶上了自己的额头落下的碎发,手指有些微凉。眼前是他放大后的脸。下一秒,有些温热的东西贴上了额头。

头发乱了。

噢,上帝。

2.

喂,别黏过来。

维克多侧着脸注视他,金色的光芒柔和地渲染在他白色的头发上,他半阖着眼,眼睛里...

34

【童话】北极熊先生与小鸟

/睡前故事/
/一点也不美好/

1.
在一个寒冷的早晨,北极熊先生在家门口捡到了一只小鸟。

2.
在白色的雪地里,小鸟黄色的羽毛十分地显眼,他的翅膀上落下了一些雪花,一动不动地像是死了。北极熊先生看过很多死在雪地里的动物,似乎谁也不能在这个极寒之地活下去。

3.
可北极熊先生还是捡起来小鸟,把他带回了家里。因为北极熊先生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除他以外别的生物了,他一个人呆太久了。

4.
北极熊先生把他的围巾围在了小鸟身上,他把小鸟紧紧抱在怀里,希望他能够醒过来。奇迹的是,那只濒死的小鸟真的醒过来了。

5.
那只小鸟睁开了他的眼睛,扑腾了一下翅膀,北极熊先生愣愣地看着小鸟,像是做梦一样,他突然想把小鸟捧上天去。

6.
在以后...

3 33

【摸鱼】一堆五颜六色的眼睛

12

【段子】雪兔组的吵架而已

/一只废人/
/只会一些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段子/
/凑合着吧/

他血红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面前浅金色头发的人,嘴角极其生硬地撇下去,像是一种极其严肃的表情。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他终于开口了,话语中隐藏着巨大的悲痛和愤怒,眼睛里的光芒也闪烁了一下,只不过他始终没有一个表情,仿佛真的生气到说不下去了。
“不会哦。”身材高大却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斯拉夫人笑眯眯地回答,一幅看上去无害的样子,对,只是看上去。

“操你大爷的布拉金斯基!谁叫你吧啤酒换成伏特加的!那玩意难喝死了!”
“基尔君也很过分吧?擅自把露西亚的向日葵拔了种矢车菊什么的!”
“呸那是你活该!”
“嗯???这样的话露西亚可...

2 11

【段子】当游戏输了的柯克兰先生

/米英/
/一个甜段子/

我喜欢你!
某一天柯克兰先生鼓起了半辈子的勇气,向同班的阿尔弗雷德发了这条短信。
三秒之后,把脸埋在被子里整个人都不好了的亚瑟收到了回信。很简短。
亚瑟,把门开一下。
于是亚·智商暂时掉线·瑟,跑下床开门之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阿尔弗雷德抱了个满怀。
我也喜欢你。
亚瑟好像听见他这么说。

29

【段子】aph男生宿舍

/一个神经病的段子/
/我也不知道是啥)米英向/

王耀拿着宿舍床铺分配表清了清嗓子,一脸的严肃。“现在我来公布一下床铺位置阿鲁。”

全宿舍除了在上厕所的阿尔弗雷德和满脸微笑的伊万都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

因为上次把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分成了上下铺,闹得整个宿舍都不得安宁,要不然就是在半夜被突然飞来的枕头砸了一脸,就是听他们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差点打起来。没打起来的原因是因为宿舍长王耀已经报告老师了。

想到这里王耀心情有些沉重,最后还是闹到老师那里才把他们换了床铺,奇迹的是那张床居然没有塌了。

酝酿好感情,王耀深吸一口气。
“伊万在3号床,左边靠墙的第二张阿鲁。路德维西你在伊万上铺。”
“好的小耀^L^。”

“腐烂你在...

6 80
 
1 / 3

© 白白白白白汣 | Powered by LOFTER